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

來看看我們的藝術家 朱鈞

朱顏朱語(一)

朱鈞/口述,趙夢琳/撰文

朱先生當年以僑生身份來台,第一志願即為建築系。但因來台通行證遲發,來台時建築系已額滿,遂被分至水利系,治水治了ㄧ年,申請轉系又不成。幸而朱先生嫂嫂的舅舅是當時的行政院長俞鴻鈞。嫂嫂的母親寫信給校長,靠裙帶關係才得償宿願。
 
當年的同學後來也都成為台灣建築界舉足輕重的人物:張隆盛、費宗澄、陳邁。朱先生在成大成績不算好,卻依自己興趣到他系選了極多學分。有空就窩在學校圖書館看期刊。有兩位師長頗值一提:一位是教結構的李風教授,此公對僑生有偏見,遇"僑"必當。朱先生畢業時向教授辭行,教授愕然:"你要回哪""香港。""嗄,你是僑生啊??!"但彼時成績已送出,要舉刀已太遲啦。
 
另一位恩師葉樹源。朱先生是舉家倉惶赴港,身無長物,欲赴美深造,連申請費都付不出。因葉教授教書外另有執業開事務所,朱先生想去打工賺申請費。沒想到葉老聽朱先生如此這般說明衷情,豪氣萬千的拿出存摺印章:要多少您自個兒提吧。

又因朱先生當年在香港念的是教會中學,來台後仍在"主內", 常上教會。朱先生當時家境差,身上常連飯錢都沒有。但朱先生想反正橫豎不夠用,不差一張電影票錢,照樣和同學上街看電影。結果在街上巧遇教會的賈神父,意外獲得幫空軍基地美軍子弟學校改數學考卷的差事,每月有四百元。當時成大助教每月薪俸也不過六百元,不但解決了生活問題,更因與天主教會的關係,在大三即獲得設計天主教活動中心的機會。此案最大的挑戰在於場地與經費均不足。朱先生觀察教會活動,其實教會只在特定節曰人會較多。就此觀察,朱先生將前廳與活動廳連接,二空間間以摺門連接,有大型聚會時就將摺門拉開,解決此案基地與預算的問題。僅大三便有實際作品問世,這應是朱先生能申請到Princeton Fellowship的主因,因朱先生在成大的學業成績並不突出。
 
類似這樣的巧遇與偶然,朱先生終其一生常遇到。所謂"serendipity"遂成為朱先生的座右銘:求之不可得。